您目前的位置:若柯资讯>财经>江鸿:全球科创中心发展的新动向及其启示
江鸿:全球科创中心发展的新动向及其启示
2019-11-22 10:24:07 阅读量:1254| 作者:匿名
[摘要]考察全球重要科创中心发展的最新动向,吸收借鉴先进建设经验,对国内各地科创中心顺应全球发展趋势、提高科技创新水平具有重要意义。(一)目前全球重要科创中心发展出现不少新动向:其一,打造产业多元化、布局均衡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

创新是发展的第一推动力。近年来,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中国科技实力和创新能力不断提高,有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加快。了解世界各地重要科技创新中心的最新发展趋势,吸收和借鉴先进的建设经验,对于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紧跟全球发展趋势,提高科技创新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1)

目前,世界主要科研中心的发展有许多新趋势:

首先,创建产业多元化和均衡布局的格局。近年来,世界主要科技中心的产业构成逐渐发生变化,从单一的产业支持向多种产业支持转变。产业的空间分布也逐渐扩散,从单一集聚核心向多点集聚转变。国际金融危机后,日益多元化的支柱产业和相对平衡的空间布局使这些科技中心获得了更高的经济灵活性,实现了更快的经济复苏和科技发展。

在支柱产业多元化发展方面,硅谷、波士顿、慕尼黑等城市表现良好。在硅谷,生命科学产业已经超越了与信息技术密切相关的产业部门,如移动通信、软件开发、计算机硬件和服务、电子等,成为仅次于互联网产业的第二大产业。在波士顿地区,生物技术产业的崛起和创新区的重新创建,彻底改变了波士顿早期以电子产品产业为主导的创新经济模式,以及此前以垂直整合的大型企业为主导的单一发展模式。

在产业空间分布均衡发展方面,慕尼黑等地有自己的特色。以慕尼黑为例。当城市扩张推高了土地价格,迫使传统产业迁出城市时,慕尼黑市政府非常重视支持传统产业的发展。一方面,在建设科技工业园的同时,园区内留出了传统产业专用的土地,支持园区内传统工业企业向市场供货。另一方面,坚持产业中心政策,在人口稠密的城市中心为传统产业创造商业空间。

第二,促进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的融合和发展。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蓬勃兴起的背景下,科技积累丰富的发达国家的科技创新中心很少“开花结果”进入各种新兴技术领域。相反,它们注重“关键领域突破和优势强化”,在新兴产业的技术发展方向和当地传统优势产业的新兴需求之间建立联系。新兴产业选择将重点放在围绕本地需求的领域,形成独特优势。传统产业的技术需求得到满足,原有优势得到进一步巩固。

以伦敦为例。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几年里,金融科技领域的新创企业表现最为突出。这是数字技术创新与传统金融业优势融合的结果。从2008年到2018年,大约48%的伦敦初创企业和风险资本基金进入了这个领域。此外,就高科技初创企业的数量、初创企业接受的投资交易数量和初创企业接受的投资总额而言,伦敦仅次于硅谷,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传统优势。

此外,慕尼黑ict产业的优势培育模式也体现了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的协同和融合。信息通信技术产业是慕尼黑新兴的支柱产业之一。它不仅与当地垂直应用产业密切协调,而且采取集中策略,选择特定的垂直领域进行深度培育。它不仅避免了激烈的本地竞争,而且为扩大规模和全球经营奠定了差异化的能力基础,从而在欧洲乃至全球市场领域获得领先优势。

第三,重视人才需求,建设生产和住房并重的“创新型社区”。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全球科技中心普遍面临着吸引新兴科技产业人才、促进地方产业转型的要求。创建一个兼顾创新产业发展和社区居民生活的“创新区”,正成为发达国家科技中心转型的重要途径。

“创新区”不同于以工业空间为核心的创新型工业开发区,而是工业空间与居住空间自然交织的“城市”创新区,富有区域活力和人文特色。波士顿、亚特兰大、纽约、芝加哥、西雅图和美国其他城市正在积极建设创新型社区。例如,波士顿的东部港口创新区是新建创新区的一个非常成功的例子。波士顿市政府通过促进合作、创建封闭生态系统、提供公共空间、建立丰富的开放空间和场馆、创建多元化办公空间、创建活跃的“24小时”社区、提供生活和工作空间等一系列措施,创造了极具活力的“创新街区”。

(2)

总的来说,全球科研中心发展的这些新趋势对中国的发展有许多经验和启示:

首先,要促进产业结构和人才结构的多元化发展。产业结构和社区人口的两极分化是世界顶尖科研中心在发展到一定阶段时面临的共同挑战。促进科技创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之一是构建多元化均衡的产业结构和人才结构复合体。

一方面,在发展高新技术企业的同时,应注意为制造业和传统产业的发展创造空间。对此,中国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保持城市地区制造业和传统产业的合理比例,为产业整合和创新研发提供产业基础,满足制造业应用和改进的实际需求。首先,我们可以参考日本和其他国家的做法。在成本上升、制造业转移的背景下,我们可以有选择地保留甚至建设资源密集型的“母工厂”,将“制造资产”转化为不断完善先进制造技术和现场管理方法的“研发资产”,充分发挥“母工厂”在技术支持、开发和试生产中的作用,解决制造业创新发展与城市集约化发展之间的矛盾。第二,我们可以参考慕尼黑等地,在人口稠密的城市中心为传统产业建立“工业中心”,为创意手工艺品、传统产业和批发产业预留商业空间。

另一方面,在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端创新人才的同时,要保持中端技术人口的合理比例,确保就业结构和人才结构支持当地产业链的可持续发展。为了在全球竞争中保持竞争力,中国的科技创新中心不仅需要不断吸引世界顶尖科技创新人才,还需要大大提高当地现有劳动力的生产力和技术水平。因此,有必要加强对公众的职业培训和技能培训,增加更多居民的就业机会。

第二,提高创新链和产业链的本地化水平。在新兴的科学技术领域,世界各地所有主要的科学技术中心都把重点放在探索当地及周边城市群中垂直需求较强的应用部门上。如何通过“关键突破”促进传统产业优势和新兴技术优势的融合?关键在于提高创新链和产业链的本土化水平。

首先,我们可以借鉴国际经验,通过产权关系帮助行业建立紧密的研发网络。例如,德国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经常与研发能力强、产业地位高的大型企业联合发起产业网络合作,并通过产权关系或投资关系保持密切的组织关系,以确保政府政策能够通过网络合作组织得到有效实施。第二,充分利用新城建设,搭建新兴技术产业化测试平台,加快新兴技术的改进和应用。在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中,新兴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在于与垂直产业的紧密融合,在测试和试验中发现问题,获得改进的机会。慕尼黑、伦敦、硅谷等地正积极为垂直应用行业提供测试平台。

第三,科创的发展思路应从“公园”转向“街区”。要转变以产业集聚为第一步的“园区式”发展思路,实施以科技创新人才生活体验为第一步、以人才集聚为产业繁荣驱动力的“块状”科技创新发展思路。“创新区”注重工业空间与居住空间、公共空间与创新空间的自然交织,有助于在小规模城市空间的微观层面实现生产与城市的融合。

中国可以借鉴国内外科研中心的先进经验,对公共空间和创新空间的建设和运营进行相应的调整。例如,我们可以考虑通过ppp模式建设以公共创新中心为代表的办公型公共空间。建设密切相关的社会公共空间,充分发挥其在聚集人气、促进交流、激发创新活力、促进街道功能融合方面的催化作用;等等。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姜红,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

江西快三 云南十一选五 2元彩票 网易彩票网 快乐十分app